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兴趣爱好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兴趣爱好

母亲遇车祸后昏迷80多天 女儿用手机记下陪护日记

时间:2018-1-8 19:37:31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浏览:9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四川外国语大学校园内,刚下课的吴艳匆匆走出教室,眉头紧锁拿起电话打给父亲,询问母亲的病情。放下电话后,吴艳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:母亲的病情在开始好转。  这原本是一个幸福的家庭,女儿在四川外国语大学读研究生,父母在荣昌工作,虽然算不上富裕,但一家人过得其乐融融。但去年12月6日...
  四川外国语大学校园内,刚下课的吴艳匆匆走出教室,眉头紧锁拿起电话打给父亲,询问母亲的病情。放下电话后,吴艳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:母亲的病情在开始好转。
 
   这原本是一个幸福的家庭,女儿在四川外国语大学读研究生,父母在荣昌工作,虽然算不上富裕,但一家人过得其乐融融。但去年12月6日晚的一场变故,让母亲昏迷了80多天,吴艳用手机日记的形式,记录下了这些日子的点点滴滴。
 
  突发事故肇事司机逃逸
 
  2016年12月6日
 
  “我依稀记得那天上完课,我和室友开开心心地回到寝室,后来手机接连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,我心里就有不好的预感了。我拨通了爸爸的电话,爸爸在电话那头哭着对我说:‘你快点回来吧,你妈妈出车祸了,你快回来看你妈妈一眼。’爸爸说完就挂了电话。我不相信,就又打了一次,爸爸还是哭着对我说:‘你快点回来吧。’”(日记选节)
 
   去年12月6日晚6点过,母亲田庆贤在一条新通车的道路上,被疾驰的车辆撞倒,司机肇事后逃逸,昏迷不醒的她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。
 
   “当时我刚下课,看到家里打来的电话就有不好的预感。”得知母亲车祸入院,吴艳双腿发软瘫倒在地,回家的一路上,吴艳想了很多,担心就此失去母亲,担心母亲现在的情况………那一路,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对于她来说,显得特别漫长。
 
  手机日记记录病情点滴
 
  2016年12月15日
 
   “今天是妈妈昏迷的第九天。和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,妈妈没有醒,重复着每天要做的事情,翻身、拍背、按摩、擦洗身体。每天都有朋友同学亲戚来问候,其实人多的时候真的不容易乱想,但是每来一个人,我基本都是泪水相迎,但是心中仍然充满了希望,妈妈快快醒。”(日记选节)
 
   赶到医院的吴艳没有见到母亲,重症监护室的大门将一家人隔开。“肇事司机逃逸,我们怎么办,怎么办?”一夜无眠,一夜的等待,吴艳不敢闭上眼睛,她和朋友聊了一整夜。
 
   “除了等待,什么也做不了。”吴艳从医生处得知,母亲的病情为重型颅脑损伤,根据临床判断是轴索损伤,不用进行开颅手术。
 
   一大串医学术语,吴艳不明白其含义,只能等待着下午4点的半小时探视时间的到来,她急切地想看一眼昏迷中的母亲。
 
   除了探视时间,吴艳无法见到母亲,只能独自一人偷偷躲在角落流泪。“我不能在父亲面前哭,因为爸爸也会跟着我哭。”吴艳说,空闲的时间,她想写点东西,于是拿起手机将每天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。
 
   她有两个愿望,一是母亲能够早点醒来,二是能够尽快找到肇事逃逸的司机,让他承担相应的责任。
 
    随着病情的进展,田庆贤也在一点点好转,渐渐有了更多的活动,手总是不由自主地去扯鼻孔中的气管。不忍心将母亲手脚绑住,吴艳时刻拉住母亲的手,一刻也舍不得离开。
 
   2月26日下午,收拾好行李的吴艳来到母亲病床旁,在母亲耳边轻语:“我要回学校了,周末回来看你。”话还没说完,田庆贤的眼角竟然流出泪水,一家人兴奋不已,都红了眼眶。
 
   回到学校,吴艳心里仍然牵挂母亲,每隔一个小时就会给父亲打电话,自己也带着母亲的CT片子到重庆各医院求诊。
 
   2月28日,吴艳正在图书馆看书,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:你妈妈醒了,她会说话了。喜出望外的吴艳马上买了最后一班的车票赶回家。“这一天等得太辛苦……”
 
    荣昌区人民医院神经外科主任蒋荣宽介绍,田庆贤的病情属于重型颅脑损伤。“弥漫性轴索损伤加脑出血,当初情况比较危险。”蒋荣宽介绍,之前并发症出现消化道出血和感染等情况,现在病情暂时稳定,已经有意识,后期康复还需要更多时间
 

相关评论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免费计数器)
冀ICP备1200424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