〖恐怖爱情故事〗恐怖爱情故事_超级恐怖的爱情故事

  • 分享人:嘴没停止哭诉
  • 时间:2017-04-21
  • 专栏:恐怖爱情故事

    人们印象中的爱情故事都是唯美浪漫的,但是一些恐怖的故事有时候也离不开爱情的主题。那些恐怖的爱情故事你看过吗?下面就是我们给大家整理的恐怖爱情故事,希望大家喜欢。

    “WWw.niUBB.COM”

    恐怖爱情故事 恐怖爱情故事_超级恐怖的爱情故事

    恐怖爱情故事篇1:《孩子》

    和妻子离婚以后,我便光明正大地和男友同居在了一起。

    妻子走的时候几乎什么都没有要,还给我们留下了一大笔钱,一幢房子,还有一个才满月的孩子。

    坦白地说,我和男友的日子是幸福的,我们不会在意别人的眼光,我们拥有自己的小小世界。 男友是一个很年轻,很害羞的大学生。他不爱说话,说话很小声,笑起来脸上居然有两个酒窝,比女孩子还好看。

    在我们的世界里,我们常常玩一种角色扮演的游戏,我们的生活总是很新鲜,很刺激,有时候我是老公,他是妻子,有时候我是男朋友,他是女朋友。 我们都很投入,动情的时候,真的会有笑有泪。

    男友对我的孩子很好,比任何一个母亲都还要温柔,看得出来他真的喜欢这个孩子, 恨不得这也是他的孩子。

    我会不会怀孕?

    有一天男友依偎在我的怀里突然问我。

    他的眼神居然像少女一样羞涩又惶恐,给我带来了强烈的快感。原来这个游戏,他比我还投入角色。

    不会。

    我柔声说,抱紧了他,朝朝暮暮。

    可是从那天起,他似乎摆脱不了这样的角色,每次缠绵以后都会焦虑不安地问我,我会不会怀孕?我真的会不会怀孕?就像所有偷尝禁果的女孩似的紧张不已。

    你怎么可能怀孕?

    有的时候,我开始厌烦这样的游戏,我很想这样说。看着他清澈纯真的眼神,又忍住了。

  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投入角色,他越来越焦虑,甚至买回来很多测孕试纸,一张一张反复地测试, 他甚至悄悄听保育广播。 我究竟会不会怀孕?他还是一遍一遍地问。

    你是不是有毛病?! 我终于忍不住对着他大叫,你是个男人!

    他好象根本就没有听到我在说什么,只是默默地流泪,抱着我的孩子,温柔地,像是自言自语地说,我不怕怀孕,可是孩子万一不是你的怎么办?我好想要一个你的孩子。

    从那天起,他每天都要抱着我的孩子流泪,看见我的时候,他走了上来,拉住我的手。

    我的孩子一定是你的,对么?他的嘴唇不停地发抖,忐忑地说。

    我终于到了极限了。我厌恶地推倒他,他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。

    滚!我咆哮。 他全身剧烈地颤抖,用几乎绝望的声音说:你不相信孩子是你的么?

    我觉得自己已经疯了,冲出了大门。等我回来的时候,本来打算告诉他我们分手的。他穿着孕妇装,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,他的痛苦的脸上洋溢着母性的光辉,僵硬地透着甜蜜的微笑。

    他的腹部高高地隆起,孕妇装上全是血迹。

    我的孩子也不见了,因为他剖开了自己的肚子,把我的孩子塞了进去,然后用线缝上。

    他临死的时候,用血写了几个字在墙上。

    亲爱的,我有了你的孩子。

    恐怖爱情故事篇2:《转角》

    我第一次到她家里的时候,吃了一惊。

    她家里真的可以说一个转角都没有。

    或者可以说本来应该是转角的地方,都被做成瓶颈一样圆润。

    她的脸上始终没有血色。

    有人说只有长期活在梦魇里的人脸上才会像这样没有血色。

    我爱怜地从身后拥住了她。

    她的声音是有气无力的,声线也是颤抖的。

    她准备告诉我,那个故事。

    她小的时候曾有一段幸福的时光,奇怪的是,似乎每个人只要是幸福的时光便终会被夺走。

    经过一些悲伤的挣扎以后,父母终于分开。

    她的母亲是一个护士,她跟着母亲搬到了母亲所在的医院。

    记忆里那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医院。

    错综复杂的老式建筑,到处都是房间的转角,楼梯的转角,走廊的转角,诺大的医院总是仅有寥寥的病人,每个房间好象都可以随便出入,没有人干涉。

    空荡的走廊,风声中总有一些私语般的声音。

    对一个小孩子来说,任何地方都是充满乐趣的。

    她总是一个人在沉寂的医院里玩耍,在长长的走廊里聆听自己孤单清脆的步伐。

    直到她发现了那个男孩,总是在一个转角的地方,那个男孩会慢慢地伸出头来,他的头发有些长,柔顺地垂了下来。

    男孩总是在她附近的转角出现,安静地,有些痴迷地望着她,慢慢地伸出头来,有些长的头发慢慢地垂下。每当她想靠近,男孩就会像受惊也似地缩回头去,朝某一个特别的方向逃开。

    日复一日,男孩的脸总会出现在她身边的每一个转角,却从来也不靠近,总是逃。

    有一天,她终于可以顺着男孩逃跑的方向,找到他每次逃去的地方了。

    医院的每个房间似乎都是一样的,同样的大门,同样的陌生。

    大门里是安静祥和与奇怪的恶臭。

    一个女孩赤裸地躺在福尔马林里。

    她的胸腔和腹腔都被打开,里面被掏空。

    女孩的脸还是那么安静,好象还带着一抹微笑。

    她发现那张脸和自己是多么地相象。

    男孩就站在那里,痴痴地看着福尔马林里的女孩子。

    像是在欣赏蒙娜丽莎的微笑。

    他回过头来,用同样痴迷的表情看着她。

    接下来的日子,就好象做了一场噩梦,或者置身于地狱一样。

    不论走到哪里,男孩总是会从某个转角慢慢地伸出头来,有些长的头发慢慢地垂下,还是痴痴地望着她。

    她告诉我那段时间她几乎疯了。

    所以终于有一天,她故意站在了四楼的转角旁边。

    四楼的转角和别处没有不同,只是旁边的栏杆坏了很久了。

    男孩被推下去的时候,表情还是那么痴迷。

    所有人都断定这是一场不幸的事故。

    渐渐地,人们都淡忘了。

    可是她却像是中了某种诅咒。

    每当附近有转角的时候,她都害怕突然有一张熟悉的面孔,慢慢地伸出头来,然后有些长的头发慢慢地垂下。

    任何时间,任何地点,巨大的恐惧总是让她几乎窒息,就像是会突然出现在某个转角,一瞬间将她淹没。

    不可否认,她的人生已经毁了,她只能制造一个没有转角的房子,躲避恐惧的折磨。

    这不是一个关于鬼怪的故事,却让我毛骨悚然。

    鬼怪总是在人们心里,总是在心里的某个转角阴魂不散,等待将我们吞噬的机会。

    我还没有来得及守护这个可怜女人,噩耗就传了过来,当我匆忙赶到的时候,她安静地躺在了街边的一个转角,她的表情是那么安静,好象还带着一抹微笑。

    就像蒙娜丽莎一样。

    法医从旁边站了起来,我正有许多问题,他却把脸转向另外一边。

    最后法医才注意到我,他有些抱歉地微笑。

    对不起,他说,又指了指那边,也是一个转角。

    “我看到一个奇怪的男孩子,他的头发很长。”

    恐怖爱情故事篇3

    白轩人生中最离奇的事情,发生在他二十一岁那年。

    那一年,白轩刚刚毕业,说好的璀璨人生,不会那么早就到来。

    白轩在出版公司做一名小编辑,能在上班时间看书,女同事漂亮,勉强能弥补白轩工资低的窘境。

    白轩刚刚经历了一场惨烈的失恋。

    女人失恋之后会暴饮暴食,会疯狂购物,会流连朋友聚会,会歇斯底里。

    男人失恋之后相对温和得多。

    白轩人生中最落寞的日子,有两件事可以打发他好像怎么也花不完的时间——

    一件是,买一杯饮料,站在路灯底下,看过往的情侣,撕逼,秀恩爱。

    另一件事就是加班,疯狂地加班,有工作的时候加班,没有工作的时候制造工作也要加班。

    几乎是每天晚上,白轩都会加班到深夜,直到办公楼的保安逐层楼清场,白轩才会无奈离去。

    白轩觉得世界上最孤独的人是大厦的保安,其次是自己。

    白轩住得近,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,每周五逛一趟书店,周六打扫卫生,去东北饺子馆吃两份饺子,周日去图书馆看大部头的小说,生活平和安静,也可以说是无趣。

    又是一个普通的深夜。

    白轩独自一人在空荡荡的办公室加班,校对完稿子的最后一句,一阵风吹过,不觉尿意上涌,起身去厕所。

    还没走到厕所,就听到一阵哀婉的音乐声,在大半夜的楼道里听起来格外惊心。白轩吓得打了个冷颤,加快步伐想冲进男厕所,刚走到男厕门口,女厕所里突然传来一句足以吓得白轩小便失禁的女声:有活人吗?

    楼道里的恰到好处地闪了两下,白轩头发都竖起来,颤着声:谁?

    隔了一会儿,女厕所再一次回答:你是活人吗?

    白轩鼓着勇气应了一声:我……我是。

    女声明显是松了一口气:太好了!你有纸吗?

    白轩摸不着头脑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?

    女声一叠声地催:磨叽什么?女厕所没纸了,给我送点进来。

    白轩下意识地回答:可我是男的。

    女声不耐烦:女厕所没人!

    白轩生平第一次进女厕所,惊讶地发现原来女厕所没有小便池,隔间里伸出一只手,一把抢过白轩递上去的纸,如释重负。

    白轩在门口等了一会儿,一个女孩穿着长裙子,从厕所里走出来,大方地和白轩道谢:谢谢你了,我叫橙子。

    白轩有些尴尬地笑了笑:我叫白轩。

   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。

    橙子很健谈: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回家。

    白轩莫名有些不好意思:加班。你呢?

    橙子笑了笑:我也加班。你住哪?

    白轩应了一声:闵行区。

    橙子笑得更开心:我也住附近,一会一起走吧。

    白轩愣了愣,连忙回答好。

    白轩取了自行车,橙子老实不客气地就跳上了后座,白轩不知道这能不能称之为艳遇,总之很开心。

    橙子话很多,告诉白轩:我也天天加班,以后一起回家吧,省的害怕。

    白轩就问:怕什么?

    橙子沉默了一会儿说:怕鬼。

    白轩忍不住反驳:世界上哪有鬼?

    橙子说:那是因为你没见过鬼,所以你不怕。

    白轩觉得有趣了:你见过?

    白轩突然感觉一双冰凉的手从后面掐住了自己的脖子,白轩吓得忍不住惨叫,橙子哈哈大笑:我就是鬼。

    白轩刚要说话,突然间,自行车的后车轮像是被什么东西死死拽住,两个人连人带车摔了出去。

    白轩张牙舞爪躺在地上,爬起来一看,哭笑不得,橙子以一种诡异的姿势,和自行车纠缠在一起,再仔细去看,橙子长长的白裙子死死地搅在车轮里,惨不忍睹。

    白轩用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把已经不成样子的白裙子拽出来,橙子感叹:幸亏今天穿了安全裤,不然全被你看光了。

    白轩内疚地脱下自己的外套,包在橙子身上,推着自行车,送橙子回家。

    到了橙子楼下,白轩内疚地道歉:要不我赔你一条裙子吧。

    橙子忍住笑:行啊,你给我买一条吧。

    白轩认真地:行。

    白轩目送橙子上楼,心里还是很高兴的,毕竟毕业这么久了,今天晚上可能是白轩最不寻常的一夜。

    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:/yuedu/170421/2121955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