〖天津北站〗再见天津北站 一座城市历史的见证

  • 分享人:默数到3就表白
  • 时间:2017-08-12
  • 专栏:天津北站

    天津北站 再见天津北站 一座城市历史的见证

    天津北站 再见天津北站 一座城市历史的见证

    4月1日,有着百余年历史的天津北站将停止办理客运业务,该站仅剩的三趟停靠列车也将取消。北站就要和这么多年陪伴它的职工们,还有它陪伴的旅客们说再见了。

    天津北站,天津四大火车站之一,经历了111年的风风雨雨,见证了这座城市的发展,它本身,就是一把时间的标尺。

    111岁天津北站4月1日将停下客运脚步,让我们记住那些历史中的“北站时间”。

    对于这座承载着很多市民回忆的百年老站,不少网友感慨万分,“记忆的一部分”“都是小时候妈妈带我和哥哥去廊坊的回忆”“别拆就好,留着当民国电影的外景地吧”“只求不拆除”“曾几何时问到你家住哪儿?我总会说,北站外”……不少网友在网上留言表达着对北站的感情。

    天津北站 再见天津北站 一座城市历史的见证

    老天桥、绿皮车、候车室、遮雨棚……这些天,很多得到消息的市民纷纷赶来,与这座记载着他们记忆的百年老站拍照留念。

    空旷的售票大厅里,很多售票窗口已经关闭,站里的部分职工也要离开,到其他车站工作。

    不舍,是这里弥漫着的情绪。

    明天6416次列车早7点22分从天津站发车,将最后一次停靠天津北站,您可以花上1元票价,重访百年老站,留下一份美好的回忆。

    天津北站 再见天津北站 一座城市历史的见证

    天津北站:一个时代的见证

    天津北站 再见天津北站 一座城市历史的见证

    天津北站。在星移斗转中,命运不断变幻。记得在上世纪90年代末曾经到北站坐火车,站房尖顶的钟楼造型奇异,候车室内粗糙木制的门窗,简陋斑驳的椅子,或匆忙或闲散的人群,以及夹杂在人群中画素描的美院学生,恍惚觉得时光在这里始终没有前行。

    天津北站 再见天津北站 一座城市历史的见证

    一怒之下袁世凯下令修建天津北站

    戊戌变法失败后,袁世凯升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。直隶省会在保定,北洋大臣衙门在天津,袁世凯每月总要往返津保两地。照清朝法例,一品大员出入要有仪仗马队接送,并鸣炮三响。而老龙头火车站在俄租界,俄国人不买袁世凯的账,不许仪仗马队进入俄租界,也不许鸣炮。袁世凯一怒之下,下令在老龙头车站以北4公里处修建一座新火车站。1903年,完工后的车站被命名为新开河火车站,后又几度更名为天津中央车站、天津城火车站、天津新站、天津总站,直到1938年定名为天津北站。

    天津北站 再见天津北站 一座城市历史的见证

    天津北站建成后,河北区一度成为繁荣的“北洋新区”。连接北站和北洋大臣衙门的道路,就是现在的中山路。袁世凯修建北站,本来是为了自己抖威风,但此举对天津的交通运输和城市发展也起到了促进作用。中山路一带迅速发展成天津的政治、文化和洋务中心。直隶银元局、户部造币厂、劝业会场、中华武术会、商品陈列所、直隶省会议厅、博物馆、省立图书馆、美术馆等先后设立在中山路附近。

    天津北站 再见天津北站 一座城市历史的见证

    北站成为最早联结南北干线铁路的车站

    山海关至皇姑屯一段的铁路于1907年建成,这标志着北京至奉天的铁路全线开通。这条铁路全长1042公里,成为贯通山海关内外的主要通道。京奉铁路管理局取代了关内外铁路总局,办公地设在天津北站对面,詹天佑任津浦铁路的路务参议。民国后,京奉路局隶属北京政府交通部。1928年,京奉铁路改称平奉铁路,转年又改称北宁铁路。

    天津北站 再见天津北站 一座城市历史的见证

    1911年,津浦路与京奉路在天津北站接轨。天津北站成为最早联结南北干线铁路的车站。当时站内有正线、到发线6股,3座站台间以一座天桥相连。津浦路向京奉路租用第一站台和1、2、3道,其余为京奉路使用。为方便机车掉头和整备,在车站北头配置有机车转盘和机车上煤、加水等设施。京奉铁路局、津浦铁路局、津浦铁路天津机厂、津浦铁路票据厂、天津铁路医院、天津扶轮中学也先后设立在天津北站旁边。奉系将领高纪毅任京奉路局局长期间,1931年,开滦矿务局向北宁路局补缴罚金50万元,高纪毅用4万元买下了“种植园”,并购其相邻土地,将“种植园”扩大到四百余亩,大兴土木,广种植物,建成各处楼台亭阁点缀其间,成为民众休闲、文人雅居之场所,就是现在的北宁公园。1932年9月公园竣工,高纪毅撰写了《北宁铁路宁园碑记》,至今仍存于公园内。

    天津北站 再见天津北站 一座城市历史的见证

    孙中山曾自北站乘火车北上

    1905年,清政府派出五名大臣分两路出洋考察宪政。这是近代第一个考察西方政治的国家级代表团。第一路使团,即由户部侍郎戴鸿慈、湖南巡抚端方担任“钦差出使各国考察政治大臣”的“端戴团”。1905年11月11日下午4时,“端戴团”到达天津新站会合后踏上行程,考察日、美、英、法、德、丹、瑞典、挪、俄、荷、比、瑞士、意等国半年之久,回国后再度抵达天津,住在中州会馆休整后,乘火车回京复命。

    1912年8月24日,孙中山先生应袁世凯之邀北上共商国是,路过天津时到中山公园演讲后,14时10分从天津北站乘火车赴京。1929年5月26日,护送孙中山先生遗体前往南京中山陵的列车抵达天津北站第一站台,天津市各团体、民众前往天津北站悼念。

    天津北站 再见天津北站 一座城市历史的见证

    1920年10月,江苏督军李纯猝死于南京督署内,官称其死因为“忧国忧民,自戕身殉”,但坊间又有很多传闻。11月2日,在南京治丧后,棺椁运回原籍天津安葬,经津浦线抵津后停在天津总站,各届人士举行了大规模致奠仪式,轰动一时。李纯在各省军阀中算得上财力最雄厚的一类,他当年在北京买下庄王府的院子,拆卸后运回天津,建起了李纯祠堂,就是现在的南开文化宫庄王府。

    1923年6月13日,大总统黎元洪携总统印信逃出北京。火车开到天津总站时,直隶省长王承斌劫车夺印,上演了一出大戏。

    天津北站 再见天津北站 一座城市历史的见证

    抗日时期北站遭轰炸

    抗日战争时期,北站也曾为人注目。1937年7月27日,平津守军主官发出自卫守土抗日通电,天津守军奋起抵抗。日军每天出动60余架飞机,对市内街区不分目标狂轰滥炸,北宁铁路管理局与天津总站一带的主要公共建筑被炸成一片废墟。天津守军将领李文田等于29日凌晨2时主动出击,由李致远指挥的部队攻击天津总站,将士勇敢战斗,毙伤日军数十人,战斗一度占据主动。

    天津北站 再见天津北站 一座城市历史的见证

    全国铁路最大的人造冰加冰厂

    新中国成立后,处于天津枢纽南北咽喉重要位置的天津北站,陆续建成西沽货场和南货场,开始办理到达全国的旅客运输和行包、整车、零担货物运输,并利用旁边北宁公园湖内的天然冰,办理冷藏车易腐物品中途加冰和始发业务。1980年,北站建成了全国铁路最大的人造冰加冰厂。

    天津北站 再见天津北站 一座城市历史的见证

    百年天桥保留民国原貌 多剧组取景

    说到北站,很多人都会想到站内连接三座站台的天桥。这座天桥长52.2米,宽2.8米,高6米,从一站台至三站台之间,跨度为52.8米。对当时这座天桥的建设情况,京奉、北宁《铁路运输公报》有这样的记载:“天津新站(总站)天桥、月台(站台)等”建于1905年,由“新河材料厂”供料、“山海关桥梁厂”承建一座露天天桥,位于主站房北侧。与此同时,在一、二“月台”延长线上构筑了造型独具、古朴典雅的“站台雨棚”,专为慈禧太后北上赴奉天休息时使用,后又把这里扩建为“宫廷小站房”。

    因为这座天桥保留了民国年间火车站的原貌,所以有很多影视剧组都选择了这里作为外景,包括《冒险王》、《末代皇帝》、《金粉世家》、《马三立》、《天与地》、《上海探戈》、《风雪夜归人》、《走向共和》……这件事,在曾任北站车站派出所所长的尚福力看来再平常不过了,他说:“李连杰、刘德华、陈坤等大明星都在这座天桥上拍过戏。北站天桥跟别的地方有一点不同,就是剧组在使用天桥的时候不能耽误旅客正常上下车,所以每当有剧组在天桥上拍戏,都要事先跟公安和客运等部门协调好拍摄时间,旅客上下车的高峰时段肯定不行。”

    天津北站 再见天津北站 一座城市历史的见证

    天津北站 再见天津北站 一座城市历史的见证

    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:/yuedu/170812/0192534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