〖八路军129师386旅〗《陈赓日记》中的八路军386旅

  • 分享人:素雅
  • 时间:2017-08-12
  • 专栏:八路军129师386旅

    八路军129师386旅 《陈赓日记》中的八路军386旅

    陈赓是人民解放军著名高级将领,位列十大将军。陈赓能文能武,既是早年的“黄埔三杰”之一,又是人民军队中有名的儒将,战功赫赫。在抗战戎马生涯之余,陈赓还不忘写日记,为后世留下了珍贵的战争亲历史料。

    看过军旅电视剧《亮剑》的人都知道八路军129师386旅的大名,而剧中的“386旅独立团”的原型,应该就是《陈赓日记》中早期提到的“补团”(即补充团),而且“新一团”也确实是存在的。

    七七事变后,1937年8月22日,根据国共两党达成的协议,由原西北主力红军,即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一、二、四方面军改编而成“国民革命第八路军”,朱德、彭德怀任正、副总指挥。下辖第115师、第120师、第129师。1937同年9月改称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。

    1937年8月,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第31军在陕西省富平县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第129师第386旅,全旅约5700人。陈赓任旅长,陈再道任副旅长,李聚奎任参谋长,王新亭任政治部(初称政训处)主任。下辖由红31军第91师改编的第771团和红31军第93师改编的第772团。1937年9月4日,陈赓正式担任改编后的八路军129师386旅旅长。因陕甘宁边区地位问题尚未谈妥,此时的129师尚未开拔山西抗战前线,暂留陕北安吴、云阳附近。

    受改编前后八路军也曾军心浮动、逃亡现象严重

    尽管后来的八路军名震天下,但不可否认,抗战初期的八路军和当是其他国民党军队一样,确实也存在着一些这样那样的问题。在即将开拔抗日前线之际,士兵逃亡问题曾一度十分严重。

    1937年9月6日,129师冒雨举行盛大阅兵活动,并举行换帽仪式,将红军时代的红星军帽换成国民党青天白日军帽。按陈赓当天日记记载,阅兵活动“此时大雨如倾,但人人精神奋发,口号震天,无有畏雨者”,看似军心振奋,士气高昂。结果阅兵后的第二天,386旅就发生逃亡事件:771团两个通信员逃跑,一个连长违法乱纪,今撤职送军事裁判所。772团一个连长逃亡。陈赓在日记中将其归结为“国焘路线破产的又一证明”。

    9月12日:最近几天,汉奸到处活动,暗中挑唆我们战士开小差,现在已经破获两起。

    9月15日:逃亡现象又有发生。这几天两团均如此,特别是771团为最。追查各团首长以逃亡的原因,均不能具体答复。我们除责成他们详细考察其原因向上级报告外,并作了一般的指示。

    9月16日,在检查各团两天工作及行军情形时,陈赓发现,逃亡现象更严重。这下陈赓坐不住了,除了电话向各部队首长下指示外,还和副旅长决定次日下到各团检查士兵逃亡原因。

    9月20日,陈赓到772团11连检查工作发现,9月份该连共逃亡四名,其中三名为老兵痞,另一名系降级使用不满而逃。陈赓事后总结认为,扩红不求质量的好坏,让一些坏蛋潜入红军,危险恐不止于此。

    为遏制军中的逃亡现象,9月27日,陈赓参加了772团军人大会,公审逃犯。大会上枪毙了组织逃跑及叛变八路军的犯人各一名。

    即使枪决逃犯,这种逃亡现象仍在上演。之后仍然发生了771团公务员拐款潜逃的严重事件。到了10月2日,386旅已在开拔前线途中。途径王庄时,当地不良分子竟公开组织八路军战斗员开小差,被771团逮捕。

    开赴前线后,陈赓所部连打胜仗,士兵逃亡现象逐渐减少,但仍有零星发生。11月19日,“捉一逃兵,经查询知为教导团的班长,当即收押,并检出纸洋二十余元。”

    1938年3月底,陈赓又发现“这几天新战士逃亡现象甚严重。其原因,1.支部工作不健全;2.干部责任心差;3.教育解释不深入;4.军阀主义在部队中又发生;5.新战士看见战斗的残酷,有些害怕。”

    军纪问题

    红军素以军纪严明而闻名,在红军时代,就确立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规定。但在实际实行中也难免有偏差。

    1937年10月8日,陈赓所部渡黄河刚进入山西境内,发现“沿途麦田践踏不堪,察其足迹多系骑兵,今晚令各团营严格纠正此事。”

    除了逃亡现象之外,陈赓在日记中也承认,团一级的某些领导者,仍然存在着任人唯亲、单纯军事观点的浓厚气味,对自己所亲信的干部的错误或多或少有掩盖或放纵的情形。许多干部私有观念甚浓厚,有些干部不能单独工作,一放手就做出违反原则的事来。

    1938年3月1日,陈赓发现,所部存在着许多惊人的不良倾向,主要表现为军阀主义的发展,部队群众纪律的退步,离开党的立场等等。当日日记中中虽未明说,但陈赓认为,这些表现足以丧失我们的团结力和战斗力,有使部队蜕化的危险。

    战斗情况

    常言道,杀敌三千,自损八百,这是任何战争所固有的法则,八路军也不例外。386旅进入山西作战后,经过连续作战,兵员消耗很大,《陈赓日记》中虽然没有所部某一阶段精确的总体伤亡数据,但仍可从该部补充新兵的情况推断。

    1938年1月7日,肖永智率新兵830余人补充到772团。4月16日的长乐村战斗,虽然歼敌过千,但陈赓部386旅损失也比较大,伤亡400余人,772团团长叶成焕头部负重伤,至18日伤重不治。陈赓17日前往探视叶成焕,“彼已不能言语,入夜特甚。奄奄一息,状至危险,令我无法睡觉”。

    长乐村战斗后,陈赓部“连续战斗,部队非常疲劳,特别是因为伤亡减员,急须补充。”129师决定转移到辽县附近,作数日休整。6月22日,129师又补充4个新兵连给386旅,分配给772团3个连,771团1个连。

    另外,擅长打伏击战的八路军也有空手而归的时候。例如,1938年4月10日,陈赓率386旅三个主力团,在河北武安和涉县间的鸡鸣铺一带公路旁设伏,结果从10日凌晨两点潜伏到晚上八点,期间放过日军小部队,又没等到日军主力,只好撤回原地宿营。陈赓在当天日记里安慰自己:每次都要有把握打着敌人,那是不可能的。只好有待第二次。敌人未走,消灭敌人是有机会的,而且很多。

    “wwW.Niubb.cOm”

    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:/yuedu/170812/82104257.html